新裤子、孙宇晨、张一鸣、黄峥

我要先多写一些新裤子。

最开始听新裤子是从音乐排行榜上从头开始听,第一首《没有理想的人不伤心》就是彭磊口中的那种“主歌低、副歌高八度瞎嚷嚷“的”土摇“音乐,我对这种没啥兴趣所以也没有听其他的歌,就这么过去了,直到今年的草莓音乐节。

当时的计划是看晚上主舞台压轴的万青,但换场的时候要等很久,就先去爱舞台看了新裤子。还没开始的时候,很多人开始后面人搭着前面人的肩排成一个特别长的队伍,从餐饮区走了过来。我旁边的一个保安问我,这么多人是要干啥。我说一会会开火车,首尾相连的跑起来。他说这哪行,跑不起来。结果等开场《你要跳舞吗》响起的时候,完全失控了,保安根本按不住火车。当时那个车头也比较蠢,朝中间的人群就撞进去了,然后就来了一群一米八以上的大汉,我觉得应该是特警,把车头那几个人抬走了。

新裤子的现场是我见过最燥、最骚的现场。乐队除了赵梦的三个人,平时看起来都挺正常的,一到舞台上一个比一个骚,如果没有看过新裤子现场的话一定要看一次,在爱奇艺、YouTube 上也有很多现场视频。其中好几次只要前排有人把观众举起来,马上就会被特警带走,草莓的安保真的很严,所以下面很难燥起来。还剩下最后 20 分钟时我转移到主舞台去看了万青,这也是第一次看万青的现场,可惜乐队所有人一点激情都没有,站着不动,还出了很多失误,一个劲儿的道歉。

新裤子的现场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,我每年都会去音乐节、LiveHouse、体育馆听现场音乐,但没有一个能超过新裤子的现场,可能这就是 Live 的魅力吧。我一直比较喜欢 80 年代的音乐,回去翻了新裤子的几张专辑,《龙虎人丹》、《野人也有爱》、《Go East》这三张专辑完全把我征服了,这三张专辑的时期也就是新裤子自称的迪斯科舞曲时期。

这段时间可能是新裤子最快乐的时光?《龙虎人丹》这张专辑,不听歌只看专辑封面,就能把人毙了。庞宽主要负责的这张封面,之后刺猬有一张专辑也请庞宽来设计,风格很像但少了很多味道。这段时期的音乐、MV 和电影现在听起来和看起来都很酷、很 fancy、很时髦。新裤子从来不仅仅是一个乐队,他们是一种文化现象,新裤子的现场就是一个艺术空间。

但是,除了新裤子自身,又有多少人喜欢迪斯科音乐呢,新裤子的品味、艺术气质,能被大众接受吗?答案很明显,如果想很好的商业化,必须迎合大众的口味,先有更多的人知道你,才会有人来分辨你是好还是坏的。于是新裤子转型到“黑暗时期”,也就是开头说的“土摇”。“我不要在失败孤独中死去,也不要一直活在地下里”就是每个年轻人的共鸣。

这让我想到了三位年轻的中国企业家。

孙宇晨也想出名,但他是那种不管是好事还是坏事,不管外面对我的评价是好的还是坏的,只要能让更多的人知道我,那我的目的就达到了,争议越大,我越开心。孙宇晨真的非常擅长营销,看看他的微博就知道了,TRX 是英文社区中最火热、讨论度最大的项目,就像 EOS 在中国的地位一样(EOS 是因为有李笑来的加持),TRX 公链上 DAPP 也是目前开发活跃度最高的,连 FOMO3D 团队的新项目都选择了 TRX 公链上,而 TRX 本身的技术真的很有价值吗?同样想出名,新裤子和孙宇晨选择了完全不同的方式,孙宇晨的故事远远比《Bad Blood》精彩。

如果让我们创业做产品的话,大家很自然而然的想到,我要对这个领域很了解,我要是这个场景的用户,我知道有哪些痛点,这样我才能做好这个产品。那张一鸣真的是今日头条的用户吗?我是一个会严格控制信息摄入的人,Feed 中超过 200 字的不看,200 字足够把事说明白了;一天发十几条微博、朋友圈的人绝对删除或屏蔽;我也从来不看公众号网文,因为我觉得那些都是垃圾;算法推荐的就更不看了。这无关雅俗,仅仅是个人习惯。

那张一鸣呢?自媒体阑夕发过一篇关于张一鸣的专稿《理性蜕变中的张一鸣》中指出:

创业可以分为两种,一种比较感性,或者说知行合一,做的事情就是自己真心认同并热爱的,比如马云,从做中国黄页开始,就是“要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”,无论产品形态怎么变,主旨都是用互联网降低贸易成本。

还有一种是理性的,是从逻辑判断某个市场存在机会,然后调度一切资源进入谋求成功,自己是否对这件事情抱有兴趣,倒是非必要的。

显而易见的是,张一鸣属于后一种创业者,他绝对不会是今日头条和抖音上面的内容消费者,甚至恰恰相反。

张一鸣甚至很清醒的表达过一个现在看来相当残酷的观点:人可以分为两类,一类是追求效率的少数精英,他们可以在现实生活里实现自我认知,另一类则是大部分需要围绕一个东西打转的人,不管这些东西是宗教、小说、爱情还是今日头条,用户需要沉迷其中。

张一鸣在说这番话的时候,并未对号入座的把自己定位在哪一类人里,但是答案也不那么难猜。 一个压根不是自己产品目标用户——甚至会有意识的约束自己远离类似诱惑——的人,取得了前所未有的业绩和数据,这简直理性到了硬核的地步。

阑夕这篇文章写的很明白了,我就不再赘述。张一鸣和新裤子一样,知道大众的品味在哪里,知道如何商业化,如何为大多数人提供一个优质、满意的服务,尽管他们并不是自己产品的用户,不喜欢自己最广为流传的歌,但他们都依旧是成功的。

黄峥的故事也很简单,他服务的四环外的人群,也是这样的一个群体,但他本身并不是住在四环外,也肯定不会喜欢超低价和拼团的感觉,但他知道,有相当大的一个人群能够接受这种商业模式。在自己不擅长甚至不了解的领域,推断出商业可行性,这是非常可怕的能力。

当然上述的讨论仅仅是在商业层面上,因为对于商业、人性很多都是相关的。市面上目前还没有关于三位年轻企业家的书籍出版,可能真的是太年轻了,等他们的故事写成书,广为流传的时候,里面的内容一定会相当精彩。

最后再回到新裤子,我这么喜欢新裤子是因为我和他们有很多相像的地方。我们都喜欢 80 年代的迪斯科文化和复古文化,都喜欢文艺片,喜欢涉猎各种领域,都想断网(但我现在明显做不到),拉黑任何不喜欢的人,不在乎别人的看法,不想和人交往,只想做自己喜欢的事。彭磊和庞宽说他们小时候很自闭,同学都瞧不起,但一站在舞台上,他们就是明星。我小时候其实也有点自闭的感觉,反正就是不喜欢和人交往,只想玩电脑,和机器打交道,所以后来才去学了 CS(和他们不同的是我成绩很好!),但我现在的性格好了很多了。在我喜欢的领域里面,我一定要做到最好,我也不会 care 别人怎么看。但其实这些也不是什么特质,我觉得很多人都是这样,当然从众的可能会更多一些。

《乐队的夏天》结束了,如果你也有喜欢的乐队,请去现场支持他们的音乐吧!

Buy me a coffee
Armin Li /
Published under (CC) BY-NC-SA in categories 杂谈  tagged with 新裤子  孙宇晨  张一鸣  黄峥